当前位置:主页 > 一肖中特免费公选料 >

中国出现过UFO吗

出处: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09-09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1994年12月1日凌晨3时许,贵阳市北郊18公里处的都溪林场附近的职工居民被犹如从空而至的火车开动时轰隆隆的响声惊醒,风速很急,并有发出红色和绿色强光的不明物体呼啸而过,当时据值夜班巡逻的保卫人员说看到低空中有两个移动着的火球。

  几分钟后都溪林场马家塘林区方圆400多亩的松树林被成片成片地拦腰截断,在一条断续长约3公里、宽150米至300米的带状四片区域里只留下1.5米至4米高的树桩,并且折断的树干与树冠大多都向西倾倒,长两公里的四个林区的一人高的粗大树干整整齐齐地排列在林场上。

  有的断树之间又有多棵安然无恙,个别几棵被连根拔起,还有周围的一些小树有被擦伤的痕迹。

  这些被折断的树木直径大多为20—30厘米,高度都在20米左右。和都溪林场相距5公里的都拉营贵州铁道部车辆厂也同时遭到严重破坏,车辆厂区棚顶的玻璃钢瓦被吸走,厂区砖砌围墙被推倒,地磅房的钢管柱被切断或压弯。重50吨重的火车车厢位移了20余米远,其地势并不是下坡,而是略微有些上坡趋势。除了在车辆厂夜间执行巡逻任务的厂区保卫人员被风卷起数米空中移动20多米落下并无任何损伤外,没有任何的人畜伤亡,高压输电线、电话电缆线等均完好无损。

  都溪林场事件引起科学界的高度重视,中国科学院等单位的专家学者专程赴现场考察。“我们(中国UFO研究会)将之视作UFO现象来研究。”孙式立教授说道。中国UFO研究会详细观察了林木折断的方位及断茬情况,并利用了现代化的先进仪器如卫星定位仪测定了被毁的具体位置及面积。对于贵州车辆厂被破坏的重点地方及物件进行了时频、弱刺及γ射线的测试,对都溪林场实地进行监测分析。“先排除人为的假设,想象一下,几分钟的时间内人为是不能将大面积的松木截断和对厂房进行严重的破坏,同时将火车移位的。”孙式立教授说。

  当时有一部分人认为是龙卷风造成的。但孙式立解释说,龙卷风是冷暖空气交汇,温差急剧变化而形成的气柱,中间呈负压,吸力特强。如果是龙卷风,由于吸力强将会有70%的树木(常规来讲)被连根拔起,但并未有这种现象出现,所以龙卷风的推测也是没有根据的。“用 U FO的现象来研究都溪林场事件有一定的科学意义,因为UFO现象并不是只作为孤立的现象而单独存在的。”孙式立教授说。什么原因,我有我猜想

  都溪林场事件发生前后均有不明飞行物现身,是巧合还是存在必然的联系,星二代开学 陈慧琳长子虾饺仔胖得认不,整个事件扑朔迷离。

  在1995年的2月9日,贵阳机场的中心雷达上发现有不明物体的移动,随后在从广州飞往贵阳的中原航空公司波音737第2946航班万米高空飞行途中,有一不明飞行物追随,由梭形变成圆形,由黄色变为红色,距飞机的距离约有一公里左右,最后在贵阳东北70公里处消失。

  据当时的气象分析,这并不属于天气现象,经证明当时这架飞机周围有其他的飞机,而且也不属于军用。与此同时,海外传来信息,意大利也发现不明飞行物体。这些事件的发生和都溪林场发生的事件是否有联系,都有待于今后的研究。

  除了都溪林场事件之外,在中国还有许多其他值得科学家和公众关注的事件,河北肥乡事件就是其中之一。

  1977年7月—9月,在河北省肥乡县发生了震惊冀南大地的神秘事件,该县北高乡北高村21岁的村民黄延秋,先后三次在夜晚神秘失踪。第一次黄延秋晚上八九点在家中睡觉,午夜1时左右,不知何故却出现在约1000公里外的南京一大商店门前,又被两神秘交警买票送上开往上海的火车……第二次是晚上9时余,本来睡在院子里床上的黄延秋,半夜一觉醒来,却出现在约1200公里外的上海火车站广场,又是两个穿着军装的神秘人物先后指点他乘船、乘车,最后送他进入一个有他邻村乡亲亲戚在其中做军官的军营中……第三次则最神奇,仍是在夜晚,黄延秋刚出生产队长家门,就眩晕倒地,失去知觉。

  午夜醒来时,出现在兰州一旅馆中,两位自称是山东高登民、高延津的二十几岁的青年人,自称是黄延秋三次失踪事件的安排者,在第三次,高登民、高延津用9天时间,不借助任何飞行器械,先后背负黄延秋从兰州飞往北京,从北京飞往天津,天津飞往哈尔滨,哈尔滨飞往长春,长春飞往沈阳,沈阳飞往福州,从福州飞往南京,南京飞往西安,西安飞往兰州,总是在白天休息,夜晚飞行,在终点站兰州将黄延秋以未知的方式送回了河北肥乡县北高村的家中。黄延秋的三次神秘失踪及他自述被两位神秘人物背负以高于当时列车20—40倍速度飞往9个省城及直辖市的事件,轰动当地,当年底由肥乡县公安局、宣传部、武装部联合写了一个报告,上报了邯郸地委……上海原部队领导吕庆堂的调查报告

  记录:(吕庆堂说)我只见过黄延秋一次,是黄第一次来高炮师部队军营的时候,在我家住了一个晚上,我和他谈过话,觉得黄是个非常憨厚的农民,问他话时,他才回答几句。黄第一次来我家的经过是:我用部队小车,派了后勤部副部长芦俊喜和从家乡来的黄的表哥黄延明和远亲钱郝的一起去上海市蒙自路收容站领出黄的。接到我家后。给他吃了一斤挂面。第二天,就派芦俊喜副部长和干事王惠恩送黄等乘火车回老家的。

  黄第二次来我家是他自己一人找到我家的。当时我在南京开会,是我老伴和儿子吕海山接待的,儿子给他煮了一斤挂面,全吃了,吃了就呼呼睡了。我老伴找后勤部副部长芦俊喜打电话到南京向我请示,我电话中决定派车送黄上火车,叫芦俊喜和我儿子在第二天给黄买火车票和点心后送黄上火车,我还叫副部长训黄一顿。第二天派了车,由儿子海山送黄到火车上,给他买了吃的,还给他零用钱,直看到火车开后才回家。

  对黄延秋第二次来我家一事我很奇怪。第一次来,是用部队小车把他接到我家的,而第二次来是黄延秋穿过上海市到浦东这么远的路来的(从上海原北站到部队营地,坐车、坐船要一个半小时)。他不知道路和我家地址,他是怎么找到我家的?不知道!而部队门卫和传达室都不知道黄进来,他不经过门卫和传达室是怎么进来的?黄从家乡来上海一天多就到达,太快了。我不理解黄延秋两次来我家的原因,都是有人问他,他才说话回答,不和其他人谈话。

  第一次是用吉普车把黄延秋从上海收容所接到我们部队的,黄根本无法知道行车路线。第二次他自己来,要从上海火车站(北站)坐65路公共汽车到外滩,摆渡过江,再乘81路公共汽车到高桥,再换乘到高行的公共汽车到陆家堰下车,才能找到我部队,他是不可能知道路线的。

  后来,我和吕庆堂回老家,听吕庆堂妹妹讲,黄延秋第二次回去后,又走出去九天,到各地去了,他的养母也不找他了。

  先后有邯郸地委书记、肥乡县委宣传部等领导同志出面证明了该事件的真实性,中国 UFO研究会常务理事林起同志和上海UFO研究会章云华同志又在上海调查,写出了证明材料,这确实是一次震惊中外的神秘失踪案,本着为科学为历史负责的精神,我们这次把这些材料汇编在一起征得当事人的同意,完全用真名字真地点,作为一部历史性记录留给后世。这一谜团,相信在UFO研究界和科学界的不断追求探索中,终能揭开神秘的面纱。

  与都溪林场事件相比,凤凰山林场事件侧重关注的是,与UFO的“第三类接触”。

  北京UFO研究会理事长孙式立教授说,所谓“第三类接触”,是指与 U FO较近距离接触,对人的生理或心理造成一定的影响,比如灼烧伤,出现不正常的反应等。谈及凤凰山林场事件,不得不提及事件“当事人”、凤凰山林场职工孟照国。

  1994年5月末,在黑龙江五常县境内凤凰山林场,据当地山民反映,在凤凰山南坡停留着一个不明物体,有人还看见这一不明物体在附近飞行。

  1994年6月6日,孟照国第一次接触到不明物体,当天他和一名亲属爬上山坡想对不明物体“探察个究竟”时,一系列奇怪的现象发生了。在距不明物体100多米左右时,孟照国看见它是巨大的、白色的、具有蝌蚪状的物体,长约150米。当他们准备靠近时,“巨型蝌蚪”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声。此时,孟照国觉得身上出现了不适反应,腰带上有金属扣的地方和经常拿镰刀的手臂手腕开始发麻,不明物体的尖叫声使得二人无法接近。

  孟照国从山上回来后马上向林场报告了这一奇怪经历。6月9日,工会主席等30余人前往凤凰山查看。在距离那天不明物体所在位置100米左右时,他们拿出望远镜查看,但并没有看到什么。孟照国接过望远镜,据说他把望远镜拿过来后一眼就看见了,那个白色不明物体还在那里,“前面还站着一个外星人”。孟照国回忆说,那时他清楚地看见那个“人”,拿出一个像火柴盒的东西放在手心,并从其中射出一道强光打到他的眉心,他感到全身一震,接下来就什么都不太清楚了。

  但周围的人依然坚持认为,当时他们什么也没看到。他们将孟照国抬到不远处的小棚里,由于他不停地抽搐,人们不得不压住他,据他后来说,看到一个眼睛很大的外星人,他害怕得大叫,但其他人好像都听不到,结果他一下子倒立起来。倒立时,在场的人都目睹了,据说,因为身高的缘故把棚顶都给弄破了。据林场医生诊断,孟照国眉心处发生瞬间深度高温灼伤。

  7月的某天,他在夜间出现在家门外,敲门想进屋。据家里人说,当时是看见他睡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家门口。因为门是插着的,所以家里人都很奇怪。

  中国UFO研究会实地考察取证,分析各种因素力求得到科学的解释。“我们对他进行了跟踪调查。”孙式立教授说,“我们对许多当地人进行调查,同时也不能忽视人文因素,主要是对主述者孟照国进行调查与检测,判断其叙述的真实性。据周围人反映,孟照国为人诚实端正,所以我们考虑更多的是人文因素。”

  2013-12-21展开全部1994年5~6月间,出现在我国黑龙江五常县风凰山地区的UFO事件,原中国UFO研究会专家委员会和学术委员会己于1997年8月23日作出了初步的结论。认为这个UFO事件是确实的。 主要基于下列理由:(l)在1994年5、6月间,有众多的目击者见到不明飞行物从附近飞过。(2) 在凤凰山东南侧,也有多人见到在山顶附近有不明物停留。(3)6月7日那—天,孟照国和李洪 海曾靠近过该不明物,最近距离达150米;因受某种难以忍受的刺激不能再靠近。

  除此以外,我认为下列迹象,还可以说明这次UF0事件是一次第三类接触事件。

  1.6月9日孟照国用望远镜观望凤凰山时,说看见了后,突然摔倒,抽畜、口吐白沫, 呈昏劂状态,但并无外伤。虽然当时没有说话,但他后来回忆认为当时神志清楚,什么人抓 住他的手、脚都回忆得丝毫不差。在窝棚里他甚至倒立起来,踢破了棚顾。他叫人们不要抓 住他,而人们不知他要干什么,反而愈抓使他动弹不得。据他后来回忆说,他看见了“女外 星人”,他做这些动作是在挣脱“女外星人”的纠缠。这不能不说有一定合理性。

  2.孟照国被击倒后,怕与金属接触,如把手表甩去,把腰带取下,把医生的听诊器打 掉,写字用铅笔不用钢笔,躺在沙发上作180ο的旋转。这些举动是否表明他被击后,身上有 较强的电磁场,表明他己与UFO有某种联系。

  3.孟被击倒后,见到“女外星人”与他纠缠,跟随进屋,而别人则都没有见到。这是 否已激发出孟的某一部分功能(特异功能)。

  4.孟被击倒后,给人印象是反应迟纯,记忆力衰退,直到7月16日才恢复,这是否可以 假设,在6月9日被击倒后到7月16日期间,孟照国的思维和行动受某种力量所控制。

  5.孟被击倒回家后,亲友们把孟头朝北地放在长沙发上。突然,孟在众目睽睽下把身 子直挺挺地水平旋转了180ο。转到其头部朝向凤凰山方向。使在场的亲友们,包括其兄孟照 义大为吃惊。因为沙发是靠东墙放的,没有人动他是难以自动旋转180ο。后来据孟照国 说,当时是那个“女外星人”把他抱起来转了180ο。这也是一种无形的外力吧!

  6.6月7日孟照国和李洪海于11时到达凤凰山南坡,看见山上面的物体呈乳白色,像个 蝌蚪趴在山坡上,长50多米,高2—3米。尾巴拖在山脊上,并向两侧分叉。当他们靠近到150 米左右时,物体发出尖声怪叫,且两人身上有铁器的部位感到发麻,只得退回来,换个方向 爬上去,当靠近时出现同样的状况。只好回到林场把此事告诉林场领导。次日有雨,第三日 是6月9日,林场一行三十几个人前往凤凰山,行至半路,还在凤凰山有不明物用望远镜观 望,别人举看没有看见什么,孟照国举起望远镜一看,说声看见了,当时就是一道强光把他 击倒,孟击倒后一部分人送孟下山,另一部分人继续去目的地察看,但走到原来不明物停留 处,却什么也没有发现。这说明在风凰山东南坡,确实有不明飞行物在此停留过。

  7.7月16日夜里(即木慧相撞的那天),孟在家里与妻子姜玲及女儿睡在床上。孟发现有一“外星人”穿墙进屋,并把孟也穿墙带走。孟说“外星人”给他罩了一个半篷后就一起 在空中飞行。并到达了另一个不明物营地(不是凤凰山),他进入的不明物的外形与在凤凰山 上见到的差不多,是个上罩桔黄色大玻璃罩的银白色不明物,下部也有支架。但两侧还有小 的排列整齐的不明物发光体,右侧每边四个,共十六个,呈棱形排列。左侧每排九个,有三 排共二十七个,呈长方形排列。在其上空还有一个约10米直径的旋转发光体。这么看来,这 是不明物在离开凤凰山后的另一个营地,这个营地的布局比在凤凰山见到的还大,但在何 处,孟并没有弄清,甚至在哪个方向也不清楚。我认为既然确实见到过凤凰山上停留过这样 的不明物,而当众人去寻找时不见了,它飞到另一地方也是一种必然现象。

  8.7月16日晚21时至17日凌晨4时,孟在一“外星人”带领下进入了该不明飞行物。孟 问“外星人”,他们的家乡在哪里.他们说在太阳系的下头,银河系的上头。按天文学知 识,每年的6月14日和12月14日。银河、太阳与地球成一直线日是太阳在中间,地球 与银河系中心在两端,7月16日离此轴线日那天晚上,站在地 球上来说,太阳在地球的下边,银河系中心在比太阳还远的下边(偏离30ο)。那么“外星 人”的家乡,应该在太阳与银河系中心之间的某一星球上,即所谓太阳的下边,银河的上 边。这话由一位只有小学五年文化的林场工人说出。要不是转述“外星人”之话,是很难有 这样的天文知识的。

  9.孟照国从开始就叙述他见到的“外星人”有六个指头。这在以前的第三类接触案例 中,未见有此描述.但在1995年8月电视台播放的1947年“外星人”尸体解剖中,第一次公开 被解剖的“外星人”有六个指(趾)头.这恐怕不仅仅是某种巧合。

  10.7月17日早上四点,孟照国以同样方式被送回自家院子里,孟的妻于听见孟在门外敲 门,妻子起来拔去门闩,见孟只穿一条短裤,冻得打颤地进屋。这说明孟确实在夜里未从门 窗出屋(借助外力)。而回到院子里后,外力消除,孟也只得敲门,由妻子开门人屋了。

  l1.孟照国在1994年10月6—7日随调查组赴凤凰山调查时。还兴高彩烈地愿与中国UF0研 究者合作,共同研究UFO事件。但7日回到林场住了一夜后,孟就改变了态度,表示不愿再与 UFO研究者合作,并表示以前的事还可谈,而以后的事孟就不想说了。调查者问他,是否7日 晚又与“外屋人”接触了,他起先不肯说,经多次说服,孟才承认。他转达“外星人”的话 说,现在地球上的问题很多,主要是环保、 能源和战争。他认为该向各国领导人呼吁要维护和平,保护环境,节省能源和消除污染。不 然人类将不得安宁,地球将被毁灭。这几年,这种思想己逐渐为各国人民所接受,大部分国 家已感受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正在采取短期和长远相结合的两种办法来改善地球环境。可见 地球外的高智能“外星人”,对地球人是友好的,是来帮助地球人解决问题的。他们看得更 远,更有预见性,我们应当利用这个窗口,通过盂照国与“外星人”对话,来听取“外星 人”的忠告。孟照国正在按照“外星人”提出的建议,身体力行。他这几年不但不砍树,而 且成了环保积极分子。

  12.1995年2月1日《科技日报》登了一篇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刘炎写的《真有飞碟 吗》(下)中说,“总之,笔者认为,凤凰山上的这起离奇事件,如果不是有意的夸张和编 造,也只能是一些错觉和幻觉!”孟照国见了这篇文章后很伤心。他说他也只是巧遇了这件 事,但从与他们(指“外星人”)的几次接触中,使他感到悲观的是人类的科学太落后了,落 后得不敢相信他们的存在。一个天文研究员如此给我下了判决,我这个乡巴佬只能把我看到 的,听到的,人家告诉我的通通扔进死海里去,让愚昧的人类继续繁衍下去。可见孟照国公 布了他的见闻后,他所受到的精神压力是很大的,他只得一面承受这种压力,一面默默地去 实现他应该做的,诸如保护环境,维护和平等事。

管家婆| 白小姐旗袍版 生肖号码图| 新一代管家婆彩图| 管家婆内部透密生肖| 虫虫高手论坛| 香港马会现场开奖结果| 开奖现场| 香港马会玄机大全玄机| 实力验证三肖六码中特| 香港马会资料图库总图|